搜索
养殖技术首页

顾雏军有罪顾雏军郎咸平再审新浪8号楼

顾雏军有罪顾雏军郎咸平再审新浪8号楼

  文/8号楼工作室梁超、王茜  “这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 ”顾雏军说。   戴罪未解保留挪用公款罪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于4月10日上午对“顾雏军案”再审开庭宣判,终局并不是“完全无罪”,而是保留了原来三项罪名中的“挪用资金罪”,判处顾雏军有期徒刑五年(已执行完毕)。 顾雏军、姜宝军、张宏等人可申请国家赔偿。   花甲之年,顾雏军终于等来了期盼多年的判决。 其母去世未满一年,顾雏军右臂戴黑纱走进法院。

他一身黑色西服,大红色的领带和白发格外显眼,这位当年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已是老态。   这不是他满意的结果,判决后他向媒体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在此之前,对于“挪用资金罪”,顾雏军也曾表示,“我已经不能上诉了”,“现在国家的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国家要优化营商环境”。   最终判决距离他2005年被捕过去了14年,距离2012年出狱过去了7年,那一年他曾头戴“草民完全无罪”的高帽公开喊冤。   入狱时,顾雏军不到50岁,作为“格林柯尔系”的创始人,他曾控制科龙电器等5家上市公司,拥有科龙、容声、美菱、吉诺尔等冰箱品牌,坐拥中国冰箱市场的半壁江山。 被捕的那一年,正是他登上“胡润资本控制50强”榜单,成为中国控股上市公司最多的企业家的一年。

  当年,顾雏军被指控三项罪名四个犯罪事实,罪名分别是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

犯罪事实分别是调整完善注册资本结构过程中实施了虚报注册资本行为;科龙电器2002年至2004年每年年底通过压货方式进行虚假销售;顾雏军等人挪用科龙电器和江西科龙合计亿元;顾雏军等人挪用扬州亚星6300万元。

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后减刑至7年),并处罚款680万元。   庭审结束后,在顾雏军所在酒店内,他向新浪法问表示,当年回国(创业)时没想到这个结果,“我被抓时也没想到这个结果。

”对于未来的生活,他说,今天不讨论这些问题,讨论这些太遥远了。

  两天30小时的再审苦苦等待的判决  2012年9月6日,坐了7年牢的顾雏军出狱。

8天后,他大规模召集媒体,头戴“草民完全无罪”的高帽喊冤。

之后,他向最高法提出再审申诉,请求改判无罪。 2013年12月10日,最高法将顾雏军申诉交广东省高院审查处理。

2014年1月17日,广东省高院对顾雏军申诉立案审查。

  但在此后数年,该案没有任何进展。   直到2017年12月28日,最高法宣布对顾案再审之前,案子已经被广东省高院延期了16次。

  “没有比平反更重要的事了。 ”这是2018年6月13日案件再审之前,顾雏军对新浪法问说的一句话。   第一天的庭审从6月13日早上8点29分开始至深夜23点31分结束,14日继续审理。 这场累计30小时的庭审全程网络图文直播。   8号楼搜索了当时的庭审直播记录显示,庭审中,顾雏军多次被提醒“不要讲无关的话”,以及警告注意不当用语、不能侮辱监察员。 还有媒体以“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激辩17小时,工作人员称审得挺艰难”为题进行报道。

  当时的顾雏军应该以为很快就会等到判决结果。 因为在此之前,同样被最高法提审的张文中案,从2018年2月12日公开庭审,到5月31日最高法宣判张文中无罪,前后耗时三个月。   但是顾雏军却迟迟没有等来判决结果。   “13年前的7月29日,我被众所周知的那几个贪官构陷入狱,我原以为无论如何都会在今年的7月29日之前平冤昭雪,不想仍然还是在等待之中。 哎,怎经得一个愁字了得!”  这是顾雏军在2018年7月30日发的微博,也是最近更新的一条微博。

  从知识分子到企业家  查阅顾雏军的简历会发现,除了企业家之外,他还是一个搞科研出身的知识分子。

  顾雏军本科毕业于江苏工学院动力工程系,随后在天津大学热能工程系读研究生,毕业后在天津大学热能研究所从事了多年科研工作。   1988年9月,顾雏军依靠自己的“顾氏循环理论”发明了格林柯尔制冷剂,随后登上了《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主流权威媒体。 但这一理论不被国内学术界认可,多次在学术会议上遭到批驳。

  虽然在国内学术界被批评,但是格林柯尔制冷剂成为了顾雏军日后进军商界的开端。 1989年,顾雏军开始下海经商。 1995年,在英美打拼数年后,顾雏军回到中国成立了格林柯尔中国有限公司,并在天津建立制冷剂厂。 仅仅5年之后,这家公司就成功登陆香港创业板。   登陆资本市场之后,顾雏军动作频频,他的事业也走上了巅峰。   2001年10月,顾雏军斥资亿元收购时为中国冰箱产业四巨头之一的广东科龙电器%的股份,将产业从制冷剂扩展到上游的冰箱制造业。 之后3年,他又相继收购容声、美菱、吉诺尔等冰箱品牌,坐拥中国冰箱市场的半壁江山,被誉为“中国冰箱大王”。

  此外,顾雏军还把触角伸到了汽车行业,2003年12月,顾雏军宣布出资4亿余元入主。 2004年4月,他又收购襄轴股份%的股份。   经过一系列的收购,顾雏军打造出一个庞大的格林柯尔系,旗下有30多家企业。 与此同时,他频繁接受媒体采访,也获得了知名度。   2003年,中央电视台给顾雏军颁发了“经济年度人物”奖,2005年初,顾雏军还成为了“胡润资本控制50强”榜单中,控股上市公司最多的中国企业家,当时他共控制了5家上市公司。   一时间,风头无两。

  “郎顾之争”引来七年牢狱  顾雏军不会想到,就在自己风生水起之时,会因为一个叫郎咸平的学者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2004年,郎咸平在复旦大学举办了一场名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他提到:“难道顾雏军模式就是我们经济改革十余年来所期望的民营企业家吗?如果顾雏军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典范,那我真要为中国的未来而哭泣了。

”郎咸平指责顾雏军在收购地方国企科龙的交易中侵吞国有资产。   当时被郎咸平点名的,还有海尔的张瑞敏和TCL的李东生。

不过他们都以沉默应答,只有顾雏军回应了,他发了律师函,并在香港起诉郎咸平诽谤。   “郎顾之争”很快演化成了公共事件,学界对于国企产权改革展开大论战。

随后,监管部门也注意到了这场争论。   2004年12月1日,顾雏军收到广东证监局的一份问询函,问询科龙公司在广东发展银行出具亿美元担保函一事。

科龙当时净资产仅有28亿元,如果有亿美元担保,属于重大信披违规。

为此,顾雏军写了证明给广东证监局,否认有这个担保,并附上了广发行的证明材料。   但是在2005年5月,证监会立案调查科龙。 很快,当年的7月28日,顾雏军因经济问题被佛山市公安局限制自由,9月2日被逮捕;2008年1月30日,被以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0年。

2012年,顾雏军提前获释,结束了7年的牢狱生活。   出狱后的顾雏军在回忆起“郎顾之争”的风波时,曾有些后悔,2012年9月13日,他告诉新浪财经,“我也在反省,张瑞敏和李东升就不理他,也许他们比我更高明。 我当时就跟他争,可能是一个错误,或者是一个不是很明智的举动。

”  但顾雏军也不掩饰他对郎咸平的恨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也曾有过“我现在特别希望他来告我,我正准备告死他!”,“我恨郎咸平”这样的表述。   “翻案”成了顾雏军出狱后的主要工作。

在此期间,他在一家企业管理公司做名誉董事长,实际上就是顾问,而这家公司的高级管理职员大部分是格林柯尔的老员工。   有人期待他东山再起,但是顾雏军认为“名誉比生命还重要”,他承认自己无法背负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开展新事业。

  这一次,仍然是“戴罪之身”的顾雏军,会不会东山再起?。